首页

第三十四章

关灯 护眼    字体: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





    房子终于买到手了,光那钥匙就有大大一把,让人感到那四十几万人民币的分量。进入房间,立马有了另一种感觉。何秋思喊一声,便张开双臂飞一样地跑了起来,从楼下到楼上,每个屋子都跑了一遭。刘安定没有跑,也没一点张扬的动作,但心潮却像水波一样一浪一浪地涌动。对于房子,他有着太多的记忆。结婚时没有房子,是在岳父家结的婚,这让他有一种被迎娶倒插门的感觉。婚后宋小雅一直有一种优越感,这和屋是她家的不能没有关系。更让他难堪的是岳父家的房子也不宽敞,是个两居室,那时岳父还没有离婚,宋小雅的弟弟也没有结婚,他们结婚占了一室后,宋小雅的弟弟晚上就只能在过道搭张床。那时谁也料不到形势会发展得如此快,以为最少要这样住上好多年,弟弟还认为会影响到他的结婚,便常常给他脸色看。更糟的是破门不隔音,晚上睡了两人不敢有丝毫的声音,更增加了他压抑的心情。有次他悄悄向她说了自己的苦闷,谁知她竟抢白说:“谁让你没本事弄个家,谁让你家在那个山沟沟里,谁让你穷得光杆一条。“后来终于有了一小套房子,搬到新屋那晚,他竟激动得一晚没睡着,他想抱了她好好在屋里折腾一场,喊一场,但她却没那个心思。想不到过了两年,又搬到了现在住的家,这才又过了几年,又要搬到两层的大屋子里了,而且是新屋新人,真正的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了。这在以前,真是想都不敢想。



    见刘安定一脸沉着,何秋思也收了喜悦,问怎么不高兴。刘安定说:“你猜猜我现在想什么,如果能猜到,就不愧为我的老婆。“



    何秋思说:“你肚肚里的那点东西,无非是小肚鸡肠,无非是四五十万值不值,四五个人住这么大,又不养鸡又不养猪,用得着用不着,欠了这么多的债怎么还。老实说,是不是这些东西。“



    刘安定说:“我伤心死了,想不到在你心目中我是这样的人,我真是太失望了。“



    何秋思认真地说:“那你究竟想什么,老实说,不许撒谎。“



    刘安定说:“我有点激动,我一下想到了我过去所有的苦难,一下想到了今天突然得到的一切幸福,我有点想哭。“



    何秋思信了。她骄傲地说:“这还差不多,这还让我有点信心。常言说得好,妻贤日子旺,好妻子不是自己有多能干,而是能够成为一种动力,能够不断激励丈夫,能够策马扬鞭。有句粗话说得好,把老婆当成娘,日子一年比一年强;把老婆当成鬼,日子一年比一年灰。只要你以后好好待我,好日子还在后头,你不用激动,你就等着过好日子吧。“



    刘安定一下将她抱起,用力扛到肩上,边转圈边说:“你别想得太美,我也有一套管理老婆的理论,叫做打倒的老婆揉倒的面,你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。“



    将何秋思放到厨房的灶台上,让她平平地躺了,刘安定两眼放着异样的光芒盯着她,说:“你知道吗,结婚后房子小,让我一直很压抑,今天在这么大的空房子里,我真想好好疯狂一场。“



    虽然已是春天,但天还冷。刘安定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,何秋思就触电似的喊凉。刘安定将手伸进自己的怀里,确实冰凉。刘安定说:“那么我们干点什么?今天是个值得记住的日子,我们应该在这儿干点什么,留个纪念。“



    何秋思说:“你知道不知道,那次在草原上,你趴着当马让我骑在你身上奔跑,我特别感动,也特别幸福,这一幕时时让我想起,想起这一幕我就有点陶醉,幸福感就涌遍全身。今天我还想骑,我要骑在你的脖子上,让我骑着你把每一个房间都转一遍。“



    那天当马骑是出自内心的激动,今天何秋思提出来,刘安定却觉得有点别扭。刘安定还是蹲了。何秋思骑了上去。两人都没有那天的激动,好像要感受什么,两人都不说话,慢慢地稳稳地走完了每一个房间。



    到饭馆两人吃过饭后,想到下午岳父要出院,刘安定便说下午还有事,得早点回去。开车将何秋思送到楼下,刘安定便又开车到了医院。



    岳父的手术实际没有做,打开腹腔后,发现癌肿已经扩散到肝肺,根本就没有做手术的必要。只好缝上。但这事不能让岳父知道,便统一了口径说手术做了,而且很成功。岳父上了车,却很兴奋,他说:“终于出来了,我还以为这回就出不来了哩。我觉得恢复得还不错,用不了两个星期我看就能去研究所。这种病痊愈的几率不是很高,我得争时间,得抓紧把手头的研究工作做完。我想好了,这次要把主要精力放在牛营养的研究上,搞出一个结果,写一篇论文发表出来。“



    刘安定的眼睛有点湿润。他说不出什么,也没有什么可说。



    手机响了起来。是西台县吴学才打来的,说出了点事,要刘安定立即赶过来。刘安定问出了什么事,吴学才说事不大,来了再告诉你。



    不告诉,说明事情很大,也很严重。刘安定感到有点恐慌。是不是良种牛都死了?刘安定将车停下,拨通吴学才的电话,问究竟是什么事。吴场长含含糊糊说:“是你三哥的事,你三哥出了点小事,你不要急,来了咱们慢慢商量。“



    刘安定的手都有点发抖,他料定不是小事。也许是三哥出了意外,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。再次拨通吴学才的电话,刘安定大声喊了问究竟是什么事,吴学才才说是这么回事,三定把白明华的腿打断了。



    往西台县赶的路上,接到了白明华的电话。白明华也是说让他来一趟。刘安定故意问什么事,白明华气呼呼地说:“是和你三哥的事,来了你就知道了。“



    来到西台,刘安定决定先到三哥家,了解一下情况再说。



    敲敲门,三哥在家,刘安定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。刚才他还想,如果打得严重,很可能三哥在公安局或者什么地方。



    家里就三哥一个人。三哥神情呆痴,见了刘安定,一下哭出了声。刘安定问究竟怎么回事,三哥半天才喘过气来说:“我把白总经理的腿打断了。“



    一路上刘安定还急于想知道详细过程,现在却突然觉得过程并不重要,过程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来。刘安定长出一口气,然后在椅子上坐下。



    根据白明华打电话时的语气,刘安定觉得伤得不重,腿断了也不会有什么危险,那条腿也该挨打了。看眼三哥,三哥好像很害怕,战战兢兢好像一下矮了许多。刘安定说:“你怕什么,他作为领导不要脸皮,打了也是白打。你应该打
m.rrshuxs.com提示您,本章没有阅读完,点击下一页进入下一页阅读!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